世界杯–墨西哥的拉美文化

28年,世界杯重回拉美,让我们以足球的名义,带着对神秘的玛雅文化的好奇,一起去看看拉美足球文化那抹独特的风景。

在世界杯赛场上,墨西哥的球迷非常惹眼,你记不住他们球衣的颜色,一定会记住他们戴的那顶大草帽,1970年墨西哥举办第九届世界杯时,吉祥物「胡安塔」就是一个头戴墨西哥草帽,身穿足球衫的小男孩。大草帽作为民族服饰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从特定的角度记载了墨西哥的历史,也折射出墨西哥人的性格,当然,和巴西的桑巴,阿根廷的探戈,西班牙的斗牛舞一样,墨西哥也有他们的国舞——草帽舞。

除了这,还有大家现在已经常见的「人浪」也是墨西哥人发明的,并被命名为墨西哥人浪。墨西哥人浪起源于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热情的墨西哥球迷自发的用一种交替起立欢呼的方式来为球队加油,从远处看去就像一阵阵的海浪,光凭这点,就足以证明墨西哥的足球饱含现在球迷口中常提到的「底蕴」二字了。

有人说: 「足球在拉美不仅是11个有名有姓人的游戏,而是成千上万人的”想象共同体” 」。墨西哥是美洲大陆印第安人古老文明中心之一,玛雅文化就为墨西哥印第安人创造,印第安语「墨西特里」是当地印第安人最大的一个部落—阿兹台克族,去掉特里,加上「哥」,就是现在的国家名字,意为「战神指定的地方」。提到玛雅文化,可以想象下如果墨西哥这次小组出线,很可能就面对16世纪横扫墨西哥,摧毁阿兹特克文明的西班牙。

也许你看腻了西班牙的催眠式打法,对意大利的混凝土防守标上丑陋,但你一定会折服于拉美足球打法的创造力和天赋,让人看得沸腾而惊叹。而现在连巴西和阿根廷都越来越失去原有的气质,很难再见到哪支球队从后场到前场通过不断细腻配合和巧妙过人来攻击对方命脉,草帽军团或许是个例外,把技术和激情完美的融入到足球里,不同于巴西人的艺术,德国人的精神,土耳其人的血腥,这就是他们的足球哲学,而且无比的执着。

提到墨西哥足球,不得不提位于墨西哥城的阿兹台克球场,作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举办过两次世界杯决赛的场地,这座能容纳11万5千名观众的划时代建筑,贝利,马拉多纳都曾在这里书写过传奇,相信很多球迷至今还记得马拉多纳的「El Mano de Dios」即上帝之手,连过六人,最后决赛捧杯。所以有人说,没有征服过阿兹台克球场的球星还只是球星。是的,这话主要是说给梅西的球迷听的。除了这些,这座球场还有个特别之处是球场设计保证白天比赛时太阳光对两支球队造成的影响是相同的。

在墨西哥队历史上,球星众多,尤其盛产极富个性的球员,为皇马打进164球的桑切斯,现在还有球迷陶醉于他进球后完美的空中技巧—翻筋斗;有着「花蝴蝶」之称的坎波斯,传奇守门员,他的扑救动作如同他给自己设计的衣服一样花里胡哨,他还是一名出色的前锋,9号球衣就足以证明,还获得过墨西哥联赛的最佳射手,能把前锋和门将都做好的,全世界惟有坎波斯。

除了足球,还有Tabascco辣椒酱,久负盛名的龙舌兰酒「Tequila」,墨西哥的电影向来以独特的剧情和民族元素独步影坛,充满奇特的想象力,拉丁风情,西部牛仔、神秘玛雅、魔幻世界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电影风格即墨西哥风格。虽然,没有完全足球题材的电影,但昔日的经典影片《叶塞尼亚》和《冷酷的心》里面精彩的画面和经典的对白,至今还为世人难以忘怀。如果你喜欢拉丁风情的狂野,这样的镜头你一定激动不已:火爆浪子提着装满武器的吉他盒漫游墨西哥,非常潇洒的与毒枭、腐败的警察展开大战,这就是「墨西哥三部曲」。

玛雅文明对世人来说都笼罩着一层谜,像闭锁在黑暗中的失落世界。最后,借用《启示》里那句贯穿电影的经典台词:「让我们寻找新的开始」足球如此,旅行也是如此,这或许就是《启示》所启示的意义所在。

「下期预告」

有人说:「我喜欢荷兰队,就是因为他们的球衣是橙色。」提到荷兰足球,我最先想到的是1974年7月7日的慕尼黑那场比赛,在荷兰人眼里,绝非一场球赛那么简单,它承载了郁金香们太多的理想和寄托,尤其输给了他们憎恨和嫉妒的德国人,象征着足球理想的死亡,这份失落在人潮散尽后,噩梦般沉重持久,挥之不去。下期,我们分享那场如此遥远的比赛,乐观让位于宿命,期盼变成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