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德国战车

如果你去新浪微博上找这届世界杯的球队球迷粉丝俱乐部的粉丝数量,德国队是最多的,是意大利队的3倍;如果你去看百度指数上这些球队名称的搜索量,德国队也是最多的,是意大利队的5倍。很难解释为什么德国队球迷是最多的,就像很难解释的德国贝肯鲍尔后世界杯从未让球迷只看三场比赛一样。

如果和德国球迷聊天,他们一定会告诉你,德国足球的德意志足球哲学,日尔曼精神,他们会告诉你70年贝肯鲍尔被踢断了胳膊依然在场上坚持到最后一秒钟,他们会告诉你90年决战阿根廷马特乌斯是怎样坚持90分钟,96年欧洲杯,卡恩都穿着后卫的队服坐在替补席,但日尔曼人依然笑到最后。

德国,是个好地方。在欧洲大陆西部,莱茵河,多瑙河流过,还有阿尔卑斯山守护,这样的地理位置即便于被别人侵略,也方便侵略别人。而正因为战争,足球在德国曾经差点夭折。19世纪中期,德国一直把足球拒绝在国门之外,那时,体操才是德国的第一运动。

当德国人抱着足球去敲邻居的门大喊「看,我们也玩足球了,咱比划比划吧」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年。从此德国足球迈出国门,在瑞士的巴塞尔,打出了后来在学校里常看到的标语「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双方实际也确实这么做的,那场比赛德国3:5输了,可收获了一个大的福星,瑞士在后面回馈给德国的,可不只是一场胜利。正当德国足球一个接一个邻居去敲门的时候,一战爆发了,战争的结果大家都知道。谁也不再愿意和一个战争狂徒和仇家踢球,关键时刻,又是瑞士这个老好人伸出了友谊之手。在这段微妙的平衡期,德国足球的希望也岌岌可危。

在法西斯的阴影下,所有的比赛都变得不公平,1937年和丹麦的友谊赛,球场边竖着纳粹党冰冷的枪口,德国人让屡战屡胜一年未尝败绩的丹麦人输了个0:8。

战争只能延缓德国人的足球,但无法阻止。足球,荣誉,祖国,三位一体。这些已经深植在德国人的血脉里。

1954年,瑞士世界杯。那时的国家队教练赫伯格说「我们总要做点什么」。

相信资深的德国球迷一定知道这段历史,首场3:8输给匈牙利的西德队,一路战胜土耳其,南斯拉夫,奥地利,在决赛等着刚跟巴西死磕过气喘吁吁的匈牙利。这一天,雨下的非常大,又累又困的匈牙利人苦恼万分的看着手下败将,而西德人却欣喜的看着湿漉漉的草地,拿出了特制的足球鞋。

这是来自法兰克地区的一位鞋匠阿迪-达斯勒送给国家队的「神奇球鞋」,鞋钉在下雨天的时候可以更换为防滑螺旋钉。

好了,结果我们都已经知道,它已经被匈牙利人念叨了几十年了。历史如此记载:阿迪-达斯勒神奇的防滑鞋钉以及拉恩的两粒进球,创造了神话。

纵观德国足球的整个历史,伯尔尼的这场比赛几乎就是一个完整版的缩影。而在49年后,这段经历被搬上了大银幕,它的名字叫做「伯尔尼的奇迹」。虽然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远不如2006年的那部足球电影「德国,一个夏天的童话」,但这个奇迹直到现在依然在激励着德国足球。

如果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国家的足球,那你就去听听这个国家的音乐。这句话很多人说过,或者不同的方式表达过,这个特点在德国尤其明显。巴赫将整个西欧的音乐风格浑然融为一体,贝多芬将古典乐这一「感觉艺术」升华到了「灵魂声响」,还有门德尔松,勃拉姆斯等等这些在古典音乐史上享有极高声誉的人,都是来自德国。你尝试听一听贝多芬的「月光鸣奏曲」,你一定会联想到德国队自始至终的阵型和严谨的战术执行力,那些看上去机械简单,缺少桑巴足球热情奔放的打法,和音乐一样,都深深的被整个民族文化影响着,这种稍显刻板冷酷的机器美学,恰恰是德国战车最鲜明也最被尊重的个性。

Football is a simple game;22 men chase aball for 90 minutes and at the end,the Germans always win.——Gary Lineker

今年的世界杯,我只想说「去吧,去创造历史吧!」上帝会保佑这些黑白两色的男人们。

「下期预告」

有这样一个国度,那儿有湛蓝的天,纯白的云和金色的太阳,那儿的探戈和足球令人陶醉,沸腾,那里的足球就是幽美华丽的代名词。那个潘帕斯草原的民族有无数关于足球美丽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