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客套话

昨天下班后去公司旁边的羊汤馆喝汤,在点餐的前台旁坐着四个人,一个明显六十多的长者,另外两个四十左右,看上去像是一起工作的同事,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桌上摆着两瓶小牛二,靠着前台的那个头发刚泛白的男的负责端菜,每叫一个号都看一眼手上的小票,另外一个人去拿筷子和小料。

每人都是一大碗羊汤,中间有份单加的羊肉。

小孩子一边吃一边扭头看我桌上的可乐,餐厅里信号很不好,我也没有刷手机。

服务员送来一灌王老吉,我以为是给孩子点的,年纪最大的说,「这么冷,还喝凉茶,伤胃。」坐在靠墙的男的一手拿过来,啪的打开易拉罐,放不喝酒的那人面前「打开了,喝吧,喝完再喝点热汤。」

汤特别烫,下不了口,都在一口口喝酒,也没人动那盘羊肉。

「你俩吃吧,我够了。」

「吃腻了啊?」

「也不是,你们吃吧。」一边说,一边舀起一勺汤吹气。

几分钟了,汤还没有凉,靠墙的男的干脆点了一支烟,刚吸一口,服务员过来说,把烟掐了。他顺手仍在餐桌下,娴熟的踩了一脚,夹了两块牛肉仍小孩汤碗里,说了两句我没听懂的方言,结果小孩大哭了起来。

年纪最大的那位就说「哭啥,你叔给你夹菜还哭呢,这没出息的孩子。」说完把剩下的酒都干了。

小孩一边抽泣,一边不敢耽误的吃肉。

最后那盘额外点的羊肉,他们三都没吃,买了单,穿上外套,就推门出去了。

想起我小时候,那时生活比现在苦很多,自己家里如果杀鸡,固定的鸡肝,鸡胸肉等都会留给爷爷奶奶,每次都是出锅后,妈妈拿个小碗装好,我在旁边等着,然后按照流程送到隔壁告诉爷爷趁热吃,小孩子能吃的也是固定的鸡腿,爸爸妈妈吃那些骨头多肉少的。

如果去亲戚家串门,碗里的肉小孩子是不能随便夹的,要等主人挑选,而且劝一次也不可以,需要劝好几次,才可以看看大人的颜色,若点头或者没有瞪眼,就可以接过碗里吃。老人吃的那些小孩子是一定不能吃的,最多偶尔吃一块鸡胸肉,那也是感觉他们吃腻了,打发给小孩子吃而已。或者哪天考试成绩很好,额外可以吃个鸡翅,那是可以和邻居小伙伴炫耀的事情,放在现在,是可以发朋友圈的标准了。

我不确定这算不算家乡习俗的礼仪,从小就默认为应该这样。后来想想,还是因为当时物质匮乏,吃鸡肉的次数每年数的过来,大人又要面子,不想让孩子在亲戚家显得那么饥渴而丢了体面,所以反复叮嘱孩子不能随便夹菜。

在小学的时候,没有食堂,但我每天都会跟着爸爸一起和老师们吃午饭,有一次过节,老师们打牙祭,当时的语文老师,平时特别严肃,大家都怕他,突然给我夹了一块肉,我也是突然哭了,虽然没有大哭,但还是被老爸发现了。

结果被老爸狠狠的揍了一顿,说是这么没有出息,连老师夹一块肉都哭。其实他并不知道,我当时并不是害怕那个老师,他也不知道人的情绪里哭泣不只有悲伤和被吓着的场景才触发。总之,哭了,就是让他丢了面子。

至今一家人吃饭,爸爸还是习惯性的吃辣椒,吃一点点菜主要吃米饭,把肉留给我们,要么说他们在家老吃,你在外面吃的不新鲜,要么说自己牙齿不好,吃不动肉了。其实如今吃上鸡肉早已平常,但从小留下的那些习惯,让我仍然有分不清大人在餐桌上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客套,在人多的时候,依然谨慎的不知道该不该夹起那块肉。

对于大人们来说,那些客套或者那些体面并没有恶意,几个痕迹分明的年代留给每一代人不同的生活习惯,就像外公每次都会捡起掉在餐桌上的饭粒吃掉一样,和那些喝完酒总是说着重复的台词的人一样,可能只是习惯了。

不知道昨晚那个哭了的孩子回家有没有挨揍。

「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